收藏本站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

栏目导航
新闻中心
联系我们
服务热线
+86-0344-96688
地址:广州市番禺区城北路58号金融大厦
当前位置:人人彩票 > 新闻中心 >
百年不孤独——拜谒巴拿马运河上的华工之碑
浏览: 发布日期:2018-10-16

  在巴拿马跨越运河的大桥一侧,路边有一个不大的花园,入口处镶嵌着“中巴公园”的字样,而当地华侨华裔更愿意把它称作“同胞公园”。今天,当我们带着花束走到它的门前,心中百感交集。

  “你好,我姓苏。”

  “你好,我姓王。”

  口音虽然有些怪异,但在巴拿马,你经常会听到这样的问候。对你打招呼的,可能有着黝黑的皮肤,或者高高的鼻梁。然而,他们都有着我们熟悉的中国姓氏,面对我们总会露出天然的亲切笑容。包括尼科尔.王,巴拿马内阁年轻的美女代副外长,也有这样一个中国姓氏。

  巴拿马与中国正式建交刚刚一年多一点,让我们在来到这里时对一切都充满新鲜感,比如,这些各式各样的“中国人”-- 他们带给我们的,是一种淳朴的亲切。虽然中国企业在巴拿马的业务开展得很好,但毕竟在平时大家接触不多。如今,确认了是来自母国的同胞,哪怕只是握一握手,他们那种激动之情也令人动容。他们对母国来人的期待,或许已经超过一百年。

这种现象在拉丁美洲国家的华裔中是一种普遍现象。

  毕竟太遥远了,他们对“唐山”充满了好奇,那种期待的目光,让我们这些来自故国的人们,温暖而又酸楚,我们不知道用什么,能够抚慰他们对于祖辈故乡的深情。

  这里面并没有什么秘密,反而渗透着巴拿马华侨华裔在历史上的辛酸。今天巴拿马的华侨华裔大多出自清末来到美洲的华工。与今天巴拿马政府对中国的友好态度相反,从清末到民国,美洲曾发生多次反华风潮,巴拿马也曾卷入这样的风波。这其中主要的原因是勤俭的华工更容易积蓄财富,但政治上没有地位,便经常成为迫害的对象。曾经有一段时间,巴拿马甚至立法剥夺华侨的财产。为了避免血汗积蓄被掠夺,那时在巴拿马的华工不得不尽量寻找其他种族女子通婚,以便将财产转移到妻子或子女的名下。这使巴拿马的华裔面孔与祖先发生了极大的变化,只有他们的姓氏,承载着对母国的眷恋和对故乡的相思。

当我们站在“华人抵达巴拿马150周年纪念碑”前,对这种感受更加深切。

  2018年10月12日,环球网组织的“中国网络名人环球行美洲站”同仁们,带着故国的酒,来到这座纪念碑前,祭奠第一代到达这个国度的老华工们。从1854年开始,陆续有两万名中国劳工到达巴拿马,投入到对两洋铁路和巴拿马运河的建设。由于环境严酷和文化冲突,他们中的很多人没有能够活到运河的贯通。巴拿马因热带风光而成为世界各地旅游者趋之若鹜的地方,这里在修筑运河时代,却是无数中国劳工的埋骨之处。

  他们走的时候,大多只有二三十岁,少数超过四十岁。所以,我们站在这里,很难用“前辈”来称呼他们,尽管他们的年龄早已超过我们的祖父。我们无法抑制地想叫他们– 兄弟。这也是很多巴拿马华裔仅存在记忆中的几个中文词语之一,可以想象这两个字在曾经的华工中有着怎样重要的意义。

  在启程到巴拿马之前,我们已经决定,到了这里,一定要到这些兄弟的墓前,给他们带去故国的问候。我们这些兄弟们走的时候,在这片新大陆上生没有尊重,死无人关注。我们希望他们知道,在故国人们的心里,他们百年不孤独。

  去哪里祭奠他们的灵魂呢?早在来巴拿马之前,我们便听到一个关于华工的故事。

  根据他们的后代回忆,不断有华工病死,事故身亡和自杀,而他们死去后殖民地当局(当时巴拿马为美国所控)采取的措施,便是随意将华工遗体丢到某一片树林,略略覆土,顶上插一根带有编号的铁桩。目睹兄弟们死后的惨象,幸存的华工自发组织起来,将微薄的工钱(每个月每人拿到手的只有4-8美元)凑在一起,足足凑了两年的时间,终于买了一片地,便是巴拿马第一片华侨墓地-- 华安义庄。他们的辛苦钱让客死异乡的兄弟们终于有了一片长眠之地。最初所有的华工都没有家庭,每当有人离世,都是兄弟们送他们到这最后的归宿。走了的,就走了,活着的,继续前行。一百年下来,这份勤奋和平实,终于让他们的后代赢得了社会的尊重。如今,至少十分之一的巴拿马人带有中国血脉,他们中的大多数,依然使用着从唐山带来的中国姓氏。

华安义庄 (感谢巴拿马华裔安德雷.李先生赠送)。

  如华安义庄这样的墓地,在巴拿马还有好几个。都是这百多年来,陆续建立的。中国人的义气,中国人的同胞之情,都在这方寸之间。

  可惜的是,华安义庄位于一处不甚安稳的偏僻街区(早期的华工无钱在更近的地方安葬他们的兄弟)。由于巴拿马正在进行的交通建设等原因,我们到达巴拿马城之后,才发现无法在停留期间前往华安义庄。另一个可选择的地方是位于运河区内的华工墓林– 那里当年最悲惨的时候,曾有一百名以上的生病华工,因思乡同时在林中自杀而亡,并被就近埋葬。然而,去那里需要运河管理局的批准,我们到达后的时间太紧,已经来不及了。

  当前一天的深夜,发现这些问题最终无法解决的时候,作为同样血脉的中国人,已经近在咫尺,却咫尺天涯,让我们十分沮丧– 我们能怎样面对虚空中这些兄弟们的目光呢?

  最后,还是巴拿马中建公司的朋友提出了一个新的方案。他们想起,当地华裔在巴拿马还有一处被视为华裔和母国纽带的地方,这就是同胞公园。

  正在这时,一位名叫Tony.苏的华裔友人打来电话,他一直关注着我们一行,也曾帮我们联系前往华安义庄,可惜未能成功。

  听到这个新的地点,他说,那里是当地华裔每年都去的慰灵之地,前面便是华工们曾经工作过的巴拿马运河,远眺过去,若是目光能够穿过太平洋,尽头便是故乡。

  于是,我们便去了。

  带了花。

  带了酒。

  带了故乡的乐音。

  当故乡的音乐响起,当我们把酒液洒在花瓣上的时候,清晨略带阴霾的运河天空,忽然变得清朗。

  希望虚空中那些兄弟们的灵魂,能够享用到这份祭奠。只要有同样的血脉,心中便是故国。

  来去匆匆,当我们离开的时候,Tony打来电话,问:“你们去同胞公园了吗?”

  我久久不能回答。

  为什么,听到“同胞”这两个字的时候,心是这么的酸?眼是这样的涩?

  哪怕是天涯海角,哪怕是百年时光,听到这两个字,我们就是兄弟。

  兄弟们,我们还会再来,一定。

  环球网“中国网络名人环球行美洲站”名单:

  丁刚,赵普,苏芩,张鹏,周骥莹,刘舸欢,萨苏

  感谢中建公司巴拿马分公司的朋友,为我们完成这一拜谒祭奠活动提供鲜花,并出动车辆帮助我们解决往返的交通问题

Copyright © 2012-2018 人人彩票为您提供最新,最好玩,最刺激的线上娱乐游戏 地址:广州市番禺区城北路58号金融大厦
电话:+86-0344-96688技术支持:人人彩票_首页_欢迎您